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营销说事 >> 服务案例

2019年互联网行业因为“非法删帖,不正当删帖行为

日期:2019-11-06
浏览次数:28

 2019年互联网行业因为“非法删帖,不正当删帖行为"扰乱互联网的正常秩序首获“非法经营罪”!

事件原委:

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

2015年7月至案发,迪思公司与安利公司签订了三份百度SEO(搜索引擎优化)合同,按照合同约定,迪思公司使用删除、屏蔽、下沉等手段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清理涉及安利公司的负面信息。被告人姜炜在担任迪思公司大数据中心负责人期间,为了删除安利公司负面信息,通过QQ在网上找到专门从事有偿删帖业务的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谈好价格后,姜炜将其部门搜集的相关帖文链接发给吴秋敏、何伟进行删帖,吴秋敏、何伟共为姜炜删除、屏蔽帖文1800余条,姜炜代表迪思公司向吴秋敏、何伟支付删帖费用143万余元,迪思公司通过有偿删帖服务向安利公司收取巨额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5846971.98元,违法所得共计4415697.98元。案发后,迪思公司退缴全部违法所得。

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子潇在担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期间,承接了为步长公司提供IPO服务的项目,根据步长公司的要求,周子潇指示其手下团队办理,其团队搜集了一批影响步长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李东洲控制的空壳公司)对这些帖文链接进行删除和屏蔽。被告人周子潇对上述行为知情并认可。九富北京分公司通过有偿服务向步长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095253元,违法所得30万元。案发后,被告人周子潇向公安机关自动投案,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缴违法所得30万元。

2016年5月至案发,被告人李东洲在担任春鼎公司法人代表期间,利用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的名义与辅仁药业集团、九富北京分公司分别签订了《财经公关咨询服务协议书》、《步长制药项目网络宣传服务协议》等合同,合同内容包括为辅仁药业集团、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有偿删帖服务。为了帮助上述公司删帖,被告人李东洲指示其公司员工被告人王召明通过QQ在网上找到专门从事有偿删帖业务的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谈好价格后,被告人王召明将相关帖文链接发给吴秋敏、何伟进行删除和屏蔽,事后向吴秋敏、何伟支付了删帖费用14万余元。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通过有偿删帖服务向辅仁药业集团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394663.30元,违法所得共计1247933.30元。

2015年9月以来,被告人吴秋敏在网上大量承接他人委托的删帖业务,通过投诉删除或找其他删帖中介删除、屏蔽的方式进行非法删帖,事后向委托人以每条100元至2000元不等的价格收取服务费。被告人何伟(吴秋敏丈夫)于2016年元月开始参与被告人吴秋敏的上述犯罪行为。经查,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违法所得共计1932787.70元。

被告人吴秋敏的证实,删除的大多是在百度知道、贴吧、天涯社区、中华论坛、新浪等网站上涉及安利、恒昌、玖富、品今、善林等公司的负面帖文和小部分视频,收费价格为百度知道100元每条,贴吧150元每条,天涯社区1200元至1500元每条,中华论坛600元每条、新浪博客100元每条。

被告人姜炜的供述,迪思公司执行安利公司三份合同使用的技术干预方法有删、屏、沉、刷、链五种方法。

九富北京分公司于某证实:我们(指九富北京分公司)找春鼎公司删帖费用为:步长制药删帖收费平均为7000元/条,通过跟步长制药删帖大概获利30万元左右。

案发后,迪思公司退缴违法所得4415697.98元,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缴违法所得30万元,春鼎公司退缴违法所得70万元,吴秋敏与何伟共同退缴违法所得73.26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迪思公司、春鼎公司、环宇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扰乱了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

被告人姜炜作为迪思公司犯非法经营罪的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李东洲、王召明分别作为春鼎公司、环宇公司犯非法经营罪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周子潇作为九富北京分公司犯非法经营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院判决,北京迪思公关顾问有限公司、春鼎秋华(北京)公共关系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环宇趋势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九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分别犯非法经营罪,处罚金30万—130万不等。

判处姜炜有期徒刑6年9个月;判处周子潇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其余人员分别判处3-7年不等有期徒刑。

解读


公司非法删帖判刑,不正当删帖行为扰乱互联网的正常秩序受惩罚


日前,从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获悉,多家公关公司及负责人从事非法删帖业务被判。

在案情的披露中,据被告人供述,其中一家公关公司,北京迪思公司执行安利公司三份合同使用的技术干预方法有删、屏、沉、刷、链五种方法。

另一涉案公关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于某证实:我们(指九富北京分公司)找春鼎公司删帖费用为:步长制药删帖收费平均为7000元/条,通过跟步长制药删帖大概获利30万元左右。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迪思公司、春鼎公司、环宇公司、九富北京分公司、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扰乱了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

一些企业或个人为维护良好形象,对网上出现关于自己的负面信息,就有了删帖的需求,于是一条完整的地下利益链条也逐步形成。在这个利益链上,有“招揽生意”的网络公关公司,有“介绍生意”的个人中介,也有“负责实施”的删帖人员。

网络时代,舆情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可能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经过网络的传播和放大,就成了全国关注的公共事件。

于是,在一些人看来,抢在负面信息还未形成全网传播的态势之前,删了传播源,掐断传播途径,是既简单又省事的一种方法。

删帖这种行为,已然成了一些企业甚至政府部门的一种普遍性的应对方式。这也是很多网络删帖公司能够生存下来的土壤和根源之一。

但显然这是念歪了舆情应对的经,走了维护良好形象的歪路。机构也好,个人也罢,如果抱有将负面信息视为洪水猛兽的心态,那么就必然会陷入信息的孤岛,无法发现问题,长期以往,必然会积重难返,最终受损的还是自身。

以企业来说,网上出现了负面的信息,至少说明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这时企业应该做的是勇敢面对这一负面的信息,分析、查证该负面信息的真实性,弄清楚到底是企业确实存在的问题,还是他人恶意的攻击。

如果是前者,企业反省自查,解决问题,完善制度,以防止今后再犯类似的错误,从而消除消费者的疑虑,如此,企业的发展才能健康长久;如果是后者,企业要做的不是找人删帖,而应该报案,将其交由相关执法部门来解决。

如果负面信息所反映的问题真实存在,那么删帖也只能掩盖一时,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

动辄删帖的做法,不但起不到疏导舆情和平息舆论的作用,相反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引发网民更多的不满。

甚至还可能让事件进一步发酵升级,成了舆论关注的全民事件,从而更加不利于问题的处理和化解,让企业处于更被动的局面。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去年轰动全国的“鸿茅药酒事件”便是典型。

因此,从应对舆论的角度说,很显然,动辄删帖既不是唯一的办法,更不是最好的办法,相反是下下策,是最坏的做法。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很多人并没有从这种局面中清醒过来,而是继续走在这条动辄删帖的错误应对之策道路上。

另外,网络社会也是法治社会,如果有人以营利为目的,任意删除他人在网络上发布的没有违反相关规定的真实信息,尤其是以掩盖负面信息为目的的不正当删帖行为,不仅侵犯了他人的正常权利,又扰乱了互联网的正常秩序,无疑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原文来源: http://www.lixinlaw.com/case/detail-559.html )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038号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